墨白by醉墨-林夜墨苏月白小说在线阅读

2020-03-18 08:12

热门小说《墨白》的主角是林夜墨苏月白,由网络人气作家醉墨为您提供小说墨白的精彩节选:在苏月白吃了第N盘粉蒸肉之后,终于吃完了早饭。在苏月白在吃完了早饭之后,就受到了大黑哥喝茶的邀请。

《墨白》精选:

“翠伶,我昨夜睡的可好了,一个梦也没有做,没想到看了一场烟花,比吃药都管用,把我的病治好了呢!以后你们魏爷,还能当个江湖医生了呢!”

听见苏月黑的话,翠伶替魏敏感到高兴,总算没有辜负魏爷的一番心意,苏姑娘很是喜欢。“若是以后魏爷做了江湖游医还要感激姑娘呢!毕竟姑娘是魏爷的第一个病人嘛!”

“魏兄真是一个好人,日后哪个女子若是能嫁给魏兄那可真是祖坟冒青烟了!”苏月白禁不住的感叹道。

“我们魏爷早就已经说过,一生只做一件事,一生只爱一个人。不管哪位姑娘日后有这等福气,我们魏爷也只喜欢她一个。”

“快吃早饭吧!我都饿了。”

在苏月白吃了第N盘粉蒸肉之后,终于吃完了早饭。

在苏月白在吃完了早饭之后,就受到了大黑哥喝茶的邀请。

“月黑妹妹,这是魏兄昨日让我带给你的,上好的金花茶,听说当朝的摄政王林夜墨喝的呢!”大黑向苏月黑推荐着魏敏赠送的茶,他是粗人,不懂茶道,只好把赞美的这件事推给苏月黑,

“既然是魏兄赏的茶,那定然是好茶了。”

“月黑妹妹已经过了及笄之年吧?怎么没有想过嫁个好夫君,生个孩儿,相夫教子呢?”大黑为苏月黑又填上了一杯茶,他觉得苏月黑好像很喜欢喝。其实不然,只是苏月白渴了而已。

“大黑哥这么早说这个问题干嘛?妹妹我还小啊!”苏月白毕竟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现代人,她的思想开放程度是古代人没法想象的。

“既然月黑妹妹叫我一声哥,那我大黑就是你的亲哥,现在你已经到了成婚的年龄,我自然要为你的婚事操心。”

苏月白连忙挥挥手,“大黑哥,不用不用,我现在真的还小,不适合谈这样的事情。”

“你和哥哥害羞什么啊?我看魏兄就不错!不仅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而且还文韬武略,侠义为先!值得妹妹托付。”

听到‘魏敏’二字,吓的苏月白刚进嘴里的茶被喷了出来。他现在严重怀疑古代人的审美,明明大黑哥是满脸胡子长发堆肩,怎么能说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呢?虽然他已经修了胡子。“大黑哥,真的不用,真的不用。小妹真的还小,不适合嫁人。”

看着苏月黑把茶水都吓的喷了出来,大黑哥心里暗暗觉得有底了。因为他觉得苏月黑是因为不好意思提及婚姻大事男女之情,才如此的。“好好好!哥哥明白了!明白了!”

“大黑哥,我倒是觉得你已经年过二十了,也应该娶妻了啊!”苏月白见大黑提起自己的婚事,也顺带的提起了他的婚事。

“我……我一个男人,不着急的,不着急。”大黑连忙开始拒绝起来,这回换做是他不好意思了。

“大黑哥,你得传宗接代啊,这怎么能不着急的,不如我跟魏兄提一提,让他指给你一个美人儿做妻子,怎么样?”

“你这丫头,就拿我打趣!你再这样,我可是真的生气了啊!”

“哈哈哈……好好好不拿大哥打趣了,既然大黑哥不着急,那总有着急的时候,什么时候着急,什么时候和小妹谈。”

“黑哥,苏姑娘,魏爷叫你们过去呢!”

会客厅里,魏敏看着步履轻盈。清纯甜美的女孩,觉得世间美人自己虽然见到过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让他见到之后就这样的魂牵梦萦,念念不忘,

“月儿妹妹,我和你敞开天窗说亮话,我魏敏命硬,不怕什么不详之说,只想娶月儿为妻,做山寨里的压寨夫人。我魏敏保证,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苏月白听到这件事,微微一愣,虽然这是自己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她听到了这个事实之后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承受不住。为什么说意料之中呢?

苏月白那些话本可不是白看的,喜欢和不喜欢虽然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当局者迷,但是她还是能看出来的。

不过现在,苏月白也只能答应魏敏,如若她不答应的话,说不定她猴年马月才能实现自己的计划。

想到这里,苏月白连忙答应起来。“谢魏兄的恩典,小妹我也早已对魏兄怀有爱慕之情,只是女儿家,开口不便,今日魏兄一言,实在是让小妹三生有幸啊!”

听到苏月黑这样说,魏敏心里说不出来的开心和欣喜,自己的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是一件多么美丽,神圣的事情啊!

第二天,魏敏就下令,将整个寨子全都布置成红色,贴肿郑备红条,大婚将于三日后举行。整个寨子知道魏敏要成婚了每个人都祝福这对相爱的璧人。

更有嘴甜者,还没有成婚呢就冲着苏月白一口一个夫人的叫着。

苏月白虽然尴尬,但也只好满口答应。

“月儿,”自从订下婚期之后魏敏就这样称呼着苏月白,

“魏兄,”

“月儿怎么默不作声?”一向粗心的魏敏突然间温柔起来,倒是让苏月白有一些不适应,他不得不承认,魏敏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如果换做在二十一世纪,那应该是属于霸道总裁这种类型的。但是可惜,她苏月白不喜欢。

“月儿是在想魏兄鸿鹄大志,侠义当先,难道没有爱慕者吗?”

魏敏呵呵一笑,那也如过江之鲫的爱慕者,不提也罢。提起来前尘旧事总是伤人伤己,误心误情。

“爱慕者定然有,但只限于是魏敏的爱慕者,而不是对山贼的爱慕者。”

听见魏敏的话,突然之间苏月白释怀了。虽说魏敏是紫云寨的老大,专情多金,但是却不是女孩心中安定的家。

反观林夜墨,他的确是能给女人一个安定的家,但却永远给不了人爱情,因为他心里装的只有国事,没有爱。

其实人总有不完美,可是他们二人的不完美倒是异常的可惜,令人叹惋。

“魏兄如此,定然能觅良妻。”

“良妻不用觅,已经送上门来了!”魏敏拍拍苏月白的肩膀,“你会懂的。”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