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林夜墨苏月白-墨白林夜墨苏月白在线阅读

2020-03-18 08:12

《墨白》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小说,其中有关林夜墨苏月白最新内容精彩不容错过,主角是林夜墨苏月白的小说等着你的来看。苏月白刚刚到金名县就听见帝都的人传来急报。没想到消息传的这样快。从此,苏月白就踏上了颠沛流离,离家出走之路。

《墨白》精选:

苏月白离晚上出逃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了,她逃到一个叫做金名县的小县城,离帝都城约有上百里的路程。

“急报,急报,急报,当朝宰相之女苏月白乃前朝余孽,若有生擒者,赏黄金万两。”

苏月白刚刚到金名县就听见帝都的人传来急报。没想到消息传的这样快。

苏月白买了几个包子准备路上随身携带,想去小美所说的那个武当派,学一身武艺之后,再回帝都找自己爹爹。

从此,苏月白就踏上了颠沛流离,离家出走之路。

已经深夜了,苏月白还在加急的赶路。她庆幸自己以前为了和阿牛争口气,就算屁股被摔了很多次,都快摔成四瓣了,但还是锲而不舍的学会了骑术。

夜风冷冷的吹着,苏月白裹紧了自己的大衣,心里默默想着,也不知道爹爹怎么样了。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大批人,而且个个持枪带棍,面露凶色。

“有钱留钱,没钱留命!”为首的一个男人满脸络腮胡子,目光炯炯,对着一群身穿锦服的男男女女怒吼道。

“我可是当今许太傅的独子,如果你要是放了我,我肯定叫我爹送给你万两银子,今日我们出门是来寻找朝廷钦犯苏月白的,并没有带多少银子。”说话的男子是一位面黄肌瘦的书生。但却说的信誓旦旦,好像真事儿似得。

别说苏月白知道许太傅只有一个独女许慧妍,就算他不知道,看着衣着谈吐,也绝对不是皇宫贵族之人,倒像是这些身着锦服富家公子们的伴读侍从。

“你当我们傻吗?我告诉你们,如果不交出银子来你们就交命吧!”那带头的山贼又冲着这些男子喊道。山贼手下们听着老大说话了,他们瞬间就把刀架在了这些富家子弟的脖子上。

那些富家子弟哪里遇到过这种场面,纷纷扣手痛哭。

苏月白正在树林背后看热闹呢,没想到就听到了背后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苏月白回头一看,原来是王公亲兵,恐怕是来救这些公子贵族的。

苏月白见状,想着如果要是不告诉这帮山贼他们被抓了王军想来也会搜查看看有没有逃走的山贼余孽,万一找到了自己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苏月白忙不迭冲跑出隐蔽的树林,冲着那帮山贼喊去。“王军在后面马上就过来了!”

山贼老大听闻,冲着苏月白笑道“哈哈哈……还想骗我,你是他们的同伙吧!”

苏月白捶了捶自己的头,真是为这帮山贼的智商堪忧,“我要是他们的同伙,我早就出去通风报信了,还至于在这里跟你耗着骗你吗?”

听见苏月白这样说,那帮山贼似乎觉得有理。又怕苏月白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不太安全,就把她也一并带回去了。

苏月白借坡下驴正好没有地方可以容身,没想到山贼这边正好要把她带回去。她真的是万分的感激加荣幸。

到了山贼的寨子,本来苏月白以为这里会是一个很粗糙的地方,没想到,到了寨子,非常干净整洁,秩序很好,没有那民国电视剧里面的强抢民女,满口粗话。

苏月白穿着一身男装显得非常的清秀。搞得山贼老大看见之后在路上就一路询问苏月白的家世背景,为何颠沛流离。

苏月白只好说,自己家中无父母,名上无兄姊,后来入朝考官也没有中举,只好颠沛流离,四处流浪。

山贼老大魏敏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为苏月白深感不幸,也认为苏月白是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人士,决定结交苏月白,留他在自己的山寨。

到了山寨之后,魏敏决定设宴来欢迎苏月白。

“月黑兄,今日我魏敏得以结交你,可真是我三生有幸啊。”魏敏端起一杯酒,敬已经化名为苏月黑的苏月白。

苏月白也照着魏敏的样子,端起一杯酒,“魏兄,月黑行走江湖,能碰见魏兄也是三生有幸啊!”

苏月白对魏敏微微笑道。“以后老弟全都仰仗大哥了。”苏月白学着那些电视剧的客套话,对着魏敏说道,

“明日我们要去贵凌山庄去截一批货,不知道月黑老弟有没有兴趣一起同去啊?”

苏月白想着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魏敏如此热情好客,她也要以诚相待,以心相待。

…………

已经深夜,与苏月白相谈甚欢的魏敏才觉得天晚了安排苏月回房休息。

回到房间的苏月白,看着这个渺渺星空,不禁感叹起来,觉得穿越到来

这个异世也挺好的,说不定去到武当山之后,还能遇到一个惊天的大帅哥。然后能够像梦里一样,喜结连理,安度余生。

在这一段一段的臆想当中,苏月白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苏月白睡到日上三竿了,魏敏看见这小兄弟还没有过来,于是就安排人去叫他。

“苏公子,您醒了吗?”女婢敲着苏月白的门,可怎么敲也敲不醒。后来,在几个大汉的合力敲门下,终于等到了苏月白开门。

可怜我们白白,昨夜冥想了半宿,今早还在做着和帅哥喜结连理的春秋大梦,就被一阵阵的敲门声给打破了。苏月白敢说,她以后这辈子都不想再想听见敲门声了。

“怎么了?”苏月白连眼睛都没睁开就给几人开了门。

“苏公子,我们老大请您过去喝酒呢!”

苏月白听到此话,顿时睁大了眼睛,“还喝啊?”苏月白昨天与魏敏秉烛夜谈的时候,一杯一杯的酒都是她用宽大的袖子掩盖住,然后倒在了地上。

可这现在是大白天,她如果喝酒还倒在地上,太容易被人发觉了。如果不倒在地上,自己喝进去,那岂不是三杯酒下肚就醉了?

苏月白正当想着的时候,魏敏这个急性子按耐不住了,亲自来找苏月白。苏月白见到魏敏,连忙抱拳拘礼“魏兄。”

“苏老弟醒了,那正好,与我我再痛饮一番。不醉不归。”

听到魏敏这样说,苏月白可真是怕了,连忙恭维道。“昨夜魏兄真是海量啊?老弟我回到房间就倒头大睡,现在这头还疼呢!”

听见苏月白这样说,魏敏也哈哈大笑起来,“老弟这话说的倒是不错,整个寨子,别的不说,论喝酒还没有人能比的过我呢!”

最最精彩的小说列表
加载更多内容 ↓